预约电话:

4006123003
在线心理咨询,在线心理咨询师
地址:人民大街100号,万达广场B座10楼
联系人:辛老师
电话:4006123003
当前位置: 主页 > 沙盘游戏 >

沙盘游戏创始人朵拉•卡尔夫的儿子写的文章

编辑: 时间:2015-06-17 09:39 点击:


当前讲沙盘游戏课程的人很多,各种大师也不少,但是人们似乎越来越偏离沙盘游戏的本来面貌,所以我把马丁·卡尔夫为其母《沙盘游戏:通往灵性的心理治疗取向》所写的序言转抄过来,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反对对沙盘游戏的创新,我现在正在做的把沙盘游戏运用到儿童教育中的工作,就是一种创新。但是我强调的是,在创新的同时,我们还是要知道它原本的面目是怎么回事才行。
 
我很乐于向各位介绍《沙游:通住灵性的心理治疗取向》(Sandplay: A Psychotherapeutic Approach to the Psyche)的英文新译本,这本书的作者是我的母亲朵拉·卡夫(Dora Maria Kallf,1904-1990)。当我自己在钻研沙游治疗时,我很感激母亲当年所给予的提携与指导。也因为如此,我很高兴能为这本书的英文译本写序,并提供我对于沙游治疗在实务方法上,及其溯源探讨上的一些省思。
沙游是一种心理治疗与促进佣人发展的方法。这个方法的源流有三,包括荣格(C.G. Jung)的分析心理学(Analytic Psychology)、Margaret Lowenfeld的“世界技法”(world Technique),以及东方的思想与留学,最后由我母亲将三者汇集为一。
我母亲很晚才对心理学发生兴趣。她到苏黎士的荣格学院展开为期六年的研究课程时,已经四十五岁了。她在1949年离婚,成为单亲妈妈,独自抚养两个年龄分别为三岁和十岁的儿子,这样的经历使她必须投入某种新的转换,以便开展新的人生。自从二次大战之后,她就一直住在帕本山庄的一栋小房子里,很巧巧的是,荣格一家人也在这附近度假,我的兄长彼德也因此与荣格的孙子结为好友。这段巧遇最后成为我母亲和荣格及爱玛·荣格(Emma Jung)之间最其关键性的会晤,促使日后受分析并进行相关研究。荣格一家人鼓励我母亲认真思考以儿童为对象的深层心理学。于是她开始接受爱玛?荣格的心理分析,并直接和荣格一起处理若干特殊的个人议题。
她出生在一个健全的中产阶级家庭,全家住在苏黎世附近的一个小镇镇,家中三女一男,她排行老三。她父亲是一个颇有影响力的杰出人物,拥贺一家纺织厂。另外,他也是一名陆军上校,拥有相当于美国国会议员的政治地位,他也对宗教深感兴趣,本来还想当个神学家。她母亲则是一位很温暖的女性,对社会充满关怀,并且能细心和熟练地照料一大家子的生活。
我母亲在年少时曾经就读英卡汀(Engadin)的女子寄宿学校。她的希腊文老师先启发她学习梵文,之后又学习了基本的中文,她就是在这里发现自己对东方哲学的兴趣,特剐是道家哲学。另外,在花样年华之时,她也被培育成为演奏会的钢琴家,受教于罗伯·卡萨迪塞士的门下,但是他在巴黎已享有盛名。此外,她也曾到意大利学习罕见的书籍装订工艺。
二十九岁时,她和一位英国银行家结为连理,并搬到荷兰居住。她和丈夫都对亚洲艺术怀有浓学的兴趣。他们过着庄园的生活,参与许多社会公益活动,同时也和皇室互有往来。我的兄长彼德在1 939年出生成为这家庭的一份子。然而好景不长,由于世界太战与德国入侵,造成民生凋敝,这个小家庭的短暂好日子也跟着结束。德国兵占领了他们的房子,我母亲和小彼得搭上最后一班逃离荷兰的火车,只身返回瑞士。虽然她先生后来也跟着火来,但因为夫妻长朝分离,最终还是走上离婚之路。
因此,我母亲开始攻读心理学之前,她早已尝尽生命诸多的聚散离合。回顾过往,他可能会说,她所经历的各种体会和她所学过的诸多事物,最后都在她的治疗工作中发挥重要的助益。这项结论也同样适用于她得钢琴学习,因为她通常会把音乐纳入到儿童的治疗当中。成都心理咨询
我母亲十分擅长回应儿童需要的各种技术。荣格和她的女儿就是辨识出出她这项特性的伯乐,因此他们很鼓励她朝儿童治疗工释远方面去发展,不过,当时几乎没有和儿童精神分析相关的资源。心理分析工作太多集中在人的后半生和梦的研究上,这种分析所需要的语文沟通技能对大部分儿童两言都尚未发展出来。因此,她开始寻找适合于儿童的治疗方法。
1954年,她在苏黎士的一场学术会议中听到Magaret Lowenfeld谈到世界技法(world Techniques),这种治疗技术的关键特色是儿童将小塑像放在沙箱中,让他们借此以非语文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Lowenfeld认为儿童在沙中所形塑出来的图像像具有疗愈作用,并且可以利用它来克服儿童的情绪困扰。她是第一位考虑到游戏与图像层面的治疗师,其他治疗师往往过于低估游戏对克服心灵困扰所具有的巨大潜能。
我母亲认识到这个方法的不凡价值,因此决定到“儿童心理学院”(Institute for Child Psychology)向Lowenfeld学习相关课程,该院于1 928年在伦敦设立。1956年,我母亲开始在伦敦进行长达一年的学习;在这段时间期间,她也曾受教于D. W. Winnicott,并且和儿童分析师M. Fordham 交换专业方面的意见。
我母亲先在英国从事“世界技法”方面的研究,之后到瑞士左丽根执业。与此同时,她也领悟到,儿童在游戏里面的创作,事实上与荣格所谓的个体化(individuation)的内在心灵过程相呼应。于是她发展出一套属于她自己的方法,以便处理这些在儿童作品中出现的个体化形态。后来在Lowenfeld的同意之下,她将这个方法称为沙盘游戏(sandplay)。
在临床实务中,她使用沙游来治疗儿童的效果相当不错,此外,孩子经过沙游治疗之后所发生的改变,通常让他们的父母感到很讶异,因此我母亲便提议这些大人们不妨自己试试。这些父母在沙里面创造自己的内在意象,之后也出现惊人的改变,尤其是在情绪领域和生命困境方面最为显著。大家很快地就看出来,这种非语言的治疗也可以直探成人的无意识层面。
我母亲在沙游的研究发展迁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层面,那就是她和东方心灵导师的相遇。他们为她带来全新的灵感,并且清楚地确认,在沙游中可以碰触到深刻的心灵原型层次( archetypa1 1evels),这些层次都是与超越所有文化界限有关的集体无意识。1953至1954年间,我母亲在厄诺斯会议(Eranos Conference」中碰到日本禅师铃木太拙(Daisetz Suzuki),铃木最卓著的贡献即在于透过他的著作将禅(Zen)引进西方。我母亲到日本拜访铃木,之后在一间禅寺安住下来,她是第一位享有此种殊荣的女性。铃木令她中象最深的事情是,他具有敏锐的能力,只要透过非常简单的方法就可以直指最深层的真理,而这些其实就存在于日常生活的起心动念之间。
虽然她很遗憾自己无法正式学习禅修,不过她后来有机会与一些禅师对谈,并从中得到很大的满足;这些禅师均证实,禅的核心精神几乎隐含在沙游方法中:这不是指沙游治疗外在的技术层面,而是它强调在治疗遇程中,必须创造一个能够唤醒并支持个案自我疗愈力量的空间。沙游的这种特性和禅修的重要主张相当类似,因为在学禅的过程中,参禅者将会被期待只能依靠自己。沙游和禅修都强调,我们无法从外在的学引导,例如,老师或书本那里得到全然的领悟,最终都只能向自己的内心寻求。
另外,我的母亲还与西藏的一位喇嘛共处八年。这些经历使她对案主的心灵过程了解得极为透彻,进两使她的治疗变得更有深度。
沙游很迅速地打响它在国际间的知名度,这要归功于我母亲的沟沟通能力,她可以游刃有余地和许多国家的同行进行交流。她旋即获邀到世界各地为有兴趣的个人和机构授课。她在心理分析诊所、荣格学院和大学里面授课,最常落脚的地方包括意大利、德国、美国和日本。之后很快就有一个研究沙游的社群形成,成员以儿童分祈师和心理学家为主,他们很热切地投入学习,并慢慢地开始将沙游应用到自己的实务工作上,其中来自美国和日本的回响尤其热烈,它们的沙游治疗发展稳相当蓬勃。目前,日本沙游学会(Japanese Society for Sandplay)的成员超过千余名,他们都是积极采用沙游方法的治疗师。沙游的非语言层面特别吸引日本人的心灵,在日本,沙游被称为箱庭疗法((Hakoniwa Therapy),这是因为日本一直都有创造小型艺术庭园的传统,故遂此命名。
沙游在不同的国家建立据点之后,我母亲便邀请来自不同地区的代表到左黎根参加沙游治疗实务与研究的年度研讨会。国际沙游治疗学会(ISST)于1985年创立,这个研研讨会就是它的前身。
ISST的成立为沙游治疗的训练与实务制定了相关法规与细则,现今ISST的主要任务包括促进沙游治疗在理论实务方面的国际交流,以及提提供沙游治疗教育与训练课程,此外,ISST也支援一籍沙游个案的档案资料图书馆。在ISST成立之后,我们也定定期召开全国性与国际性的研讨含,借兹讨论并交换有关沙游治疗的各项资讯。目前有三份专业的沙游期刊发行,他们分别为:美国沙游治疗学刊(Journal of Sandplay Therapy)、日本的沙游治疗学刊(Archives of Sandplay Therapy),以及德国的沙游治疗杂志(Magazine of Sandplay Therapy)。其他还有许多与沙游相关的文献亦不断地增加,详细的参考书目,请见Mitchell & Friedrnan(1994)所著的《沙游:过去、现在与未来》(Sandplay:Past, Present and Future)一书。
正如同“沙游”这个名称所隐含的意义一样,沙游治疗最显著的特色之一就是“游戏”,沙游治疗的一部分就是游戏。事实上,我们通常会观察到,就在案主能够全然专注投入游戏的那一刻,才是是治疗真正启动的时候。这是一项极具价值的创造程。因为恐惧、焦虑和固着的想法都会在无意之间消失。当案主的心灵重担在沙图的表达中得到梳理时,浮现出来的沙图便会带动情感深层转化。就像禅修的功能一样,它会回过头来影响案主,让他启动新希望,朝向更广阔的事业迈进。
沙游能够在意识和无意识之间搭起沟通的桥梁。在沙游过程中,意识的心境会松动它的控制,让案主可以穿透潜藏在意识层面下的无意识内涵。此时,必须认清两件事情:无意识会透过物件的挑选与沙游的塑造过程觉醒;同时,意识或认知状态则变得沉默。透遇这种方式,沙游可以促进荣格所提及的超越功能(the transcendent function),使案主有可能对生命产生全新的看法。在沙游中,案主的意识和无意识被联结起来,之后意识对无意识的态度会因此发生显著的改变。这种改变会促使案主在遇到情绪困扰时给予无意识发声的机会。沙游使这些未受抑制的无意识材料处于清晰的状态,同时它也帮助案主发现一些他前所未知的勇气与力量。
心灵伤痕含使人心生恐惧,进而破坏正向的自我发展,而沙游往往可以增进案主处理上述恐惧的复原能力。深层的情绪困扰,通常是心理上比较原始的人格层面,往往可以在沙游中被表达出来,并重新加以整理。在沙游的发展过程中,初期明显混乱的状况会逐渐趋于清朗,并从中慢慢产生内在秩序。沙图一开始含表达出案主的空虚与寂寞,但是之后可能会开始显现新的生命与成长。强烈的沮丧虽然被小心翼翼地隐藏在假象之后,却依然可以被清楚地表达出来,而且经由无声与非语言表达的滋润化育,它的破坏性也会减轻。
上述的心灵层面通常都不是语文所能表达,沙游方法非常严谨地考虑到语言在治疗上所面临的种种备限,并且提供其他替代途径来表达心灵,因为令人不安的生命经验常常无法透过言语来呈现。举例来说,当人们目睹斗殴与暴力时,往往是情绪高涨和充满混乱的状态,只有在沙图中恣意与疯狂的组合才能将这种生命经验完全表达出来。一幅沙游所蕴含的隐喻象征胜过治疗师的千言万语。
Lowenfeld注意到语言在治疗过程中的限制,这一点很值得大如赞扬,这些限制之所以被突显出来,当然和她治疗儿童的经验有关,不过同样的情形也会发生在成人身上。具备清晰辩才的成人由于擅长语言表达,有时簿因此丧失蜜己与实的戚爱力,非语文的表达方式反而可以传递更多的讯息。当我们想到自已是如何不断地被广告与电视画面淹没时,我们会毫不迟疑地相信 ,画面和影像是打动心灵的强效工具。说来令人困惑,我们竟然会愿意如此被动地接受这些画面,以至于几乎没有机会主动创作属于自己的心灵图像。
Lowenfeld在临床诊疗中察觉到图画9象征的非凡意义,在她的理论考量里,她观察到有些心灵层面无法透过言语来表达,Lowenfeld称它们为原生系统(protosystem)。因为她认为,它们打从生命之始就如影随形地跟着孩子。她明确说明原生系统是最早发展的,借此区分原生系统和次级思考历程。 Lowenfeld将原生系统描速成某非语文思考的形式,她将它视为:
……非理性的,根据它自己的法则作安排的,极其个人与特异的,而且它的本质就是无法用言语传递的。
Lowenfe1d观察到,儿童透过游戏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们必须容许他们有足够的空间游戏,因为这对健全的发展极为重要。如果儿童在这方面受到任何阻碍,则其原生系统就会一直被锁住;如此一来,就会阻止他们将更多的能量投入后续的发展任务,甚至进而导致冷漠和过度服从。 Lowenfeld观察到,当这些前语文的层面逐渐可以具体象征(如小物件)显现在“世界技法”里面时,它们之中所隐含的能量也会随之释放。Lowenfeld想要找出一个理解儿童思考的方法,她希望这个方法可以以让儿童尽量如实地表达他自己,并且减少治疗师的过度干涉。
Lowenfeld想要保护儿童免于他们被治疗师操弄,因此她非常强调儿童的自主性,认为让每位儿童都能各安其位、适得其所是非常重要的。 Lowenfe1d曾想要排除以下两种情形:将儿童早期的情感转移到治疗师身上,以及任何反移情的情绪作用,不过她这种做法招来许多批评。她强调在治疗过程中,移情作用只会落在沙箱上而不会移转到治疗师身上,但近来已经有比较多的理论学者修正了这项早期观察,并强调有必要区分三种形式的移情作用,包括:对沙盘内容物的移惰作用;对沙盘本身的移情作用;以及透过沙盘对治疗关系所产生的移情作用(Montecchi.I 993)。如同Estelle Weinrib(1983/2003)在其著作中所讲的,沙盘发挥功能的动力和Winnicott 所谓“过渡性客体”所采用的移情方式极为相似。
在我母亲的治疗工作中,治疗师与案主之间的关系呈现崭新的意义,她的看法和Lowenfeld相反,她认为,治疗师有责任为案主创造一个所谓“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她注意到正是在移情关系的脉络之下,案主才有它可能进入他自己最深层的中心;我母亲发现,由于这种关系的安全感,案主才会有被了解的感觉。同时,这种移惰关系也容许案主可以在游戏当中自在地进入个人未知的领域,并借此了解自性(Self)的内容,透过这种方式,我们或许可以将这种自由由与爱保护的空间理解成某种正面的移情作用。我母亲认为,案主是否有能力穿透自性( Self),这种关系的特性扮演了很关键的角色;而所谓自性( Self),依据荣格的说法,就是最深的心灵层次,为了让这种经验在治疗当中发生,治疗师当然必须透过他们自身不断的努力,以便和自己的完整性(wholeness)发展出生趣盎然的关系。
我很高兴看到《沙游:通往灵性的心理治疗取向》这本书在美国重新发行。美过在涉游的研究与发展上表现的相当出色,而我母亲的理念也在那里获得到最接纳和热情的回响。事实上,我也注意到,我母亲经常访美,每当她从美国回来,总是充满活力与喜悦。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她才刚结束一连串密集的行程,包括演讲、工作坊,和难以计数的个人疗程!上述的支持提供她很大的能量,使她得以进一步培育并深化这项重要的心理治疗与心灵发展的工作。
令人开心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拥有更多的关于沙游的文献,尽管如此,这本经典著作仍是沙游最重要的教科书之一。这本书包含了许多真实的个案故事,作者行文简朴,笔锋藏带着我母亲—贯的处事风格与态度。因此这本书也许会比其他专业取向的教科书来的更好一些。
 
马了·卡夫博士( Dr.Martin Kalff)
写于瑞士左黎根
2003年3月
沈阳化妆:www.ffpx.net

------分隔线----------------------------

图片展示

Consultation process

在线心理咨询,在线心理咨询师
地址:人民大街100号,万达广场B座10楼
联系人:辛老师   电话:4006123003   QQ/微信: 29328078  备案号:ICP备10001010号